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我是皇帝赵洞庭 > 1765. 缉拿玉蟾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乐无偿和黄六甲在得到太监通传以后,很快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距离孔元洲大闹皇宫已经过去快有半个月的时间,当初受伤的乐无偿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,面有红光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孔元洲留着手,没想取他们性命,当然也和百草殿的诸位神医们的精湛医术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赵洞庭问道“国丈身子没有大碍了吧?”

    乐无偿笑呵呵道“多谢皇上挂念,已经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但赵洞庭还是察觉到他眼眸深处的些许黯然。这些许黯然,或许不仅仅只是因为他自己。

    武鼎堂荣耀殿的诸位供奉们进武鼎堂,好处肯定是得到了的。他们在武鼎堂内有着极多资源享用,实力进境飞快。

    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沉重的。

    上回对战法王洛陀,这回对战老太监孔元洲,两次都几乎是悉数重伤。这留下的隐患,是连百草殿神医们都没法根治的。

    很可能武鼎堂现在的这些高手们以后都没法再突破修为,将永远止步在这个层次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赵洞庭不禁是轻轻叹息,随即又问道“那堂中其余诸位前辈可也已经痊愈?”

    乐无偿答道“都痊愈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疑惑道“莫不是皇上又有什么差事需要武鼎堂去办?”

    赵洞庭把书案上白玉蟾的画像递给乐无偿,在乐无偿和黄六甲渐渐震惊的神色中,将白玉蟾行凶的事缓缓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说“朕不知道玉蟾他为何会如此,但肯定是要先把他带回宫里来的。这件事情,朕想让荣耀殿派供奉亲自去办,另外雷霆殿全力辅佐,对,再通知天网,让他们也配合行事。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玉蟾带回宫来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乐无偿点头。黄六甲拱手,不敢有半点怠慢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赵洞庭和白玉蟾之间是什么关系,对白玉蟾也了解。

    如果这事不是出自赵洞庭的口,他们定然是不敢相信的。

    赵洞庭又说“在玉蟾被抓回宫之前,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乐无偿和黄六甲又是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两人离开御书房,回武鼎堂去。

    乐无偿去见无名。

    黄六甲直接回到雷霆殿正堂,然后传令下去,让荆湖南路各地雷霆分殿秘密寻找白玉蟾。

    乐无偿见无名也是为说这事。

    查人、找人这种事情,天网肯定比雷霆殿要擅长不少。

    无名得知事情始末后,同样不敢怠慢。连夜就传令下去。

    乐无偿又将青衫、铁离断等人都叫到武鼎堂正殿里。

    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寝宫那边的太监已经数次过来请赵洞庭回寝宫用膳,那边乐婵等女却始终都没等到赵洞庭的人影,也不见赵洞庭传回来什么消息。甚至都不知道太监把话传到赵洞庭耳朵里没有。

    殊不知,那时候赵洞庭心神沉重,压根没心思惦记吃饭的事情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赵洞庭都还在御书房里,沉思。他还在想白玉蟾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始终没有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乐婵带着乐舞突然出现在御书房里。

    到赵洞庭近前,乐婵疑惑问道“皇上这是又遇到什么难事了?怎么连让你回宫用膳都不回句话的?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赵洞庭呼出口长气,笑道“没什么事,就是想把手里的事先做完。走吧,用膳去。”

    他不打算把白玉蟾的事情告诉乐婵她们,因为这除去只会让她们担心外,并没有别的益处。

    乐婵当然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,但只是微笑,没有多问。乐舞也是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们的聪明之处。

    赵洞庭愿意说的,总会主动和她们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们这样善解人意,大概,后宫里众女不可能这么和睦。赵洞庭和她们之间,也不会连争吵都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夜,武鼎堂荣耀殿、雷霆殿、天网都是紧锣密鼓的布置起来。而围绕的中心,自然是白玉蟾。

    有武鼎堂荣耀殿数位位真武境供奉,再有数位上元境供奉连夜驰马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铁离断、剑十四、红鬼、铁虎、孤狼、青衫,都是和白玉蟾打过交道的熟面孔。其中青衫是真武境中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尚且还未到天亮的时分,他们就出现在湘乡城内。

    然后,从湘乡城南城门出城。沿着各道往南面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用的是和钟飞英同样的法子,那些上元境的供奉行在前面,是为鱼饵。而铁离断等人,则是悄悄跟在他们的后面。

    本来,也只是把这当成个笨办法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。谁都觉得要发现白玉蟾行踪还得依靠天网和雷霆殿,但没想,就在翌日的近黑时分,一众人离开湘乡城不过百余里,白玉蟾竟然再度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离开湘乡城太远,且没有要暂且收手潜藏的打算。

    看行踪,他竟是要往衡山那边去。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衡山周遭出现高手的概率要大些。

    当白玉蟾忽然从隐蔽处掠出来的时候,武鼎堂那上元境供奉并没有什么察觉。才刚察觉,又被白玉蟾的意境笼罩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为引白玉蟾出现,这些上元境供奉还是特意挑选的白玉蟾没见过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眼瞧着白玉蟾单手搭上这马上上元境供奉的后衣领,就要将他提走。在后面远远跟着的孤狼出声大喝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以极快的速度掠向白玉蟾。有着浓浓愤怒,也有着不解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对充满灵性的白玉蟾都是颇为喜爱的,有着对晚辈的关爱和欣赏。现在,却亲眼看到白玉蟾行凶。

    白玉蟾偏头,看到孤狼远远掠来,亦是微微色变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挣扎之色,但随即,竟然还是提着这上元境供奉向着林子里掠去。

    这直将孤狼给气得不轻,速度更快几分,施展轻功狂追。

    他发现,现在的白玉蟾身上竟然好似已经没什么灵气,和以前的白玉蟾恍若两人。